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鳧子给我的骸云生日礼物

太晚了 可是够爽=。。=谢谢你拉[摸] 果然我很喜欢你的工口[?
丢这里了



  世界已陷入沉睡。




  如果說這個世界充滿了晦暗,那我們就苟延著殘喘著在地板上像個小蟲子般的攀爬,卑微的屈服在暗之下,還有誰期待著那一絲絲進來的光。暗之中誰的手會伸出來緊握,看不著摸不清彼此的時候,我們都知道站立在原地是最好的選擇。沒有前進沒有後退,同等的時候我可以清晰感受到你的體溫,不需要太多的繁瑣動作。

  你喊我一聲,我應你一聲,彼此都可以就這麼捕捉到了位置。羅盤亦是指北針的方向指引沒有用,高掛在天空上最亮的那一顆星,他們說的永遠也不會熄滅。我循著它找到你,你循著它找到我,然後我們相擁,暗冰冷之中體溫相互傳遞。

  於是就這樣閉上眼睛沉睡吧。






  當六道骸俯身張嘴含住雲雀陰莖的時候,那時,他是什麼也無法思考的。

  身體靠在大片不透氣落地窗上,臉向上他感覺脖子的筋拉著。他覺得全身都在抽搐。

  「……啊………」手收緊,抓住暗紅色金色流蘇的窗簾。他身子輕輕往前傾了一點,腳很想收緊,但一收緊就形成了夾住六道骸的曖昧姿勢。

  糟糕。

  很不想在六道骸口中就這麼宣洩出去了的。他好不容易能張開眼看著六道骸,一對上那雙異色的眼,他卻又將頭仰起看著天花板逃避現實。

  六道骸看在眼裡,對雲雀的視線逃避沒有說什麼。

  反正已在嘴裡的這個是無法逃避的。

  「唔……哈……」在舌頭的催情之下,雲雀緩緩吐息。試圖平緩。但張了口,吐出的卻是字字呻吟。「……唔!」下意識覺得丟人的想拿起手遮住嘴,只是手一鬆開頓時腳感覺有點軟,身體無法平衡,他雙手抓住六道骸。

  扯得六道骸散開的長髮有些痛。

  因福得禍。

  「……骸…………停了……停了……」他說的話,語氣聽起來不像是哀求。苟延殘喘,拉著長音的,毫無魄力的命令句。

  六道骸唇角勾起,在雲雀射精後才把嘴巴緩緩移開。掌稍微移了上,緩緩將口裡精液吐出。那味道他畢竟還是不太喜歡的。吞下去,會拉肚子吧他想。

  「雲雀恭彌,命令句別忘了叫全名才有魄力唷。」六道骸抓起雲雀雙腿,把它們放到自己肩上。「抓好哦,不然再來就真的站不住了。」

  「什麼──唔!」有異物入侵身體。奇怪的感覺。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不知道這種怪異感發源在哪裡。兩個修長的東西在肆刮著哪裡,雲雀過一會兒才意識到那是手指。「媽的……誰叫你全名那麼難發音…………」

  「我說了,要抓好。」六道骸吻上雲雀分身邊緣,順勢抓著他屁股把雲雀整個身子挺起,自己跟著站起來抵住雲雀。

  接著手從旁邊櫃子上拿取什麼,旋開罐蓋,六道骸刮起潤滑劑塗抹進去雲雀後穴,隻字片語的呻吟在兩人之間迷情盪漾開。六道骸放在雲雀雙腿之間抵住作用的腳感覺有些無法支撐,另一手跟著搭上大力再把雲雀挺高一些,「雲雀,起來一點,手抓好……」

  「混帳東西……你自己給我來試試……」雙腳從肩上滑下在六道骸腰側死命夾住,手臂纏繞在六道骸身上快把他勒得喘不過氣。後穴的異樣感讓他很難適應。

  「哎,現在就把心思集中在你的屁股身上吧。」六道骸邪佞的笑著,狂妄的他肆意吻上雲雀身體,牙齒偶爾也輕觸一下。雲雀蹙了一下眉,不甘示弱的把骸跟自己身體距離再拉近一點,留下一點點空隙就快完全貼合,他們嚙咬著彼此汲取著彼此最深處的精華。

  六道骸分身抵上雲雀穴口,一瞬間似乎過於親密的接觸讓兩人身體發顫一下。誰也想不到他們會有這麼一天。「……瘋了。」雲雀扯下六道骸一根頭髮,有些忿忿的說。

  插入的力道,產生的痛楚緊密刺激著彼此神經,身體抽搐的兩人互攀上彼此。雲雀後背有些微弓,貼合不了牆壁的現在跟六道骸一個最親密的姿勢。兩人身體的交媾處緩流下白濁的液體,輕滴至地面。

  雲雀下意識的用雙腿緊夾住六道骸,六道骸清楚的感受到雲雀堅硬的勃起與他的身體緊密的在一起。「想射嗎?」六道骸一個笑,兩個人頭都抬起但是誰也不願意正視著誰,視線迴避著但隱約還看得到對方,他們依稀著模糊的吻上彼此。

  暗房間裡他們在落地窗邊相擁,差點就這麼睡了去。





  六道骸在穿衣鏡前動作停頓。

  一雙眼睛若有所思認真的看著自己赤裸著的上身。眼睛有些半瞇起來,看著約莫在鎖骨附近像是動物牙齒嚙咬而留下的傷口,還有兩肩旁不仔細看就無法發現的四、五個半月形印子。他倒沒想到雲雀力道這麼小。

  本來以為肉會被撕爛的。

  他伸出指尖觸碰起肩上淡淡的痕跡,突然對血肉割裂後裡面的東西產生莫名興趣。劃破肌膚滴下鮮血的滋味似乎也比不過強力撕裂的瘋狂快感。

撕開胸膛以後留下的血肉殘渣肯定很噁爛。他鮮紅的眼眸閃爍映出詭譎的夜色,想起剛才像禽獸一樣做愛,在那之後回到各自開闢出的獸道上他們依然是不同的二個獨立體。想到這裡他幾乎想笑出聲音。

誰都沒想到會有這一天。

  昨夜以後破曉之前發生的事情他記得不是很清楚,只有雲雀迴避的眼神與破碎的呻吟聲還隱約浮現腦海。但那些都無所謂了吧,在那些像是機械化的動作裡他卻確嚐你的美味,只是之後還無法擁你入眠是否意味你依舊拒絕他進入你的世界?

  六道骸套起T-shirt。

  他絕對會像在曜中心時一樣,就算你不願意也會強硬打開你的屏障。




  雲雀在寫字臺前,手抓著毛筆在空中停頓。

  做完愛,兩個大男人肢體交纏在一起的奇怪情緒還有幾抹在心裡頭盪漾,抹不去的。白紙上清晰可見凌亂的幾斑線條,極富力道的,下筆的時候摻合些激烈亢昂。用這種方式發洩情緒不太像他,不過手邊沒有沙包。

  像是慎重般著上的色和服,很規矩的服貼在他身上,但還是擺脫不了六道骸殘留的觸感以及體溫,或許還有一些精液。洗了幾次的澡都沒有用,那是打從心底烙上去的。

  烙上的是叫六道骸的人,做愛的奇異感覺一直漾在裡面。沉壓著。

  昨晚呻吟著用雙腿夾緊六道骸的人是誰?雲雀發現自己不管在腦袋裡翻了多久,也找不出個答案。答案隱沒進了最深處,受了意識的命令而永遠不會有出來的一天。他說沒關係,他很樂意迴避這個問題。

  那晚暗之中擁抱著的兩個人,在破曉晨曦之後誰也記不清肌膚溫存的片段,至始至終都感覺自己腦袋昏沉混亂像是瘋了一般簇擁著對方。奮力的像是他是自己的生存。之後就什麼也記不清了──瘋狂的一切讓他腦袋有些混亂。

  毛筆又在白紙上劃下一筆。




  瘋狂之下隱藏著很複雜的情緒。

  誰能夠向著誰張開雙腿,那需要的情感誰也不用多說。

  不過誰也不會去刻意揭發。




  夜晚的溫度降得很低,六道骸他來到鬧街上,漫無目的地踱著步伐。一步、二步、三步,他數著毫無意義的數字,心裡漾起幾分複雜但他拒絕繼續思考。

  十六、十七、十八……,他在一間閃著霓虹光芒的小店前停下腳步,混雜酒精與菸草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有點令人作嘔。他猶豫著該不該走進去,也許放蕩一夜、或許從此爛醉,誰也不清楚即將到來的未來會如何發展。

  就像你與我之間無法捉摸的關係同樣。

  他抬起頭,看著閃爍的霓虹燈。在夜晚鬧街裡並不特別注目,隱沒在一間間大型酒店跟PUB裡,若隱若現、似有似無的燈光,有些虛幻,或許就是他選擇停下腳步的原因。

  ──無法捉摸的話也如了他的意了。

  六道骸嘴角揚起一個弧度,推開小店的店門他進入燈光迷離、帶著濃厚菸味酒味的空間裡。紅色藍色橙色的燈光不斷交替打上,昏沉沉的,酒精與香菸的味道得他有些不習慣。聳聳肩,正適合放蕩一夜了。

  男男女女把舞池擠得水泄不通,六道骸選擇到吧檯旁邊去坐。電音音樂大聲放送的現在,幾乎瘋狂的人們都下去跳著舞。隱約的暗裡面,六道骸坐在高腳椅上喝著可樂娜。暗裡面氣味很刺鼻,他有點看不清,很想令人沉醉的一股。

  空氣中可能滲和著些許毒品之類的。麻醉人的。

  一定不會在這裡見到你的吧?他想。六道骸本能性循著步伐來到這裡,一切毫無來由。散發在這暗世界裡的虛幻光芒令他的視線變得很模糊,那是與你那純粹墨的眼眸裡散出的光芒全然迥異的虛假產物。

  他搖了搖手中的酒瓶,澄金色的液體還有三分之一,那豔紅的右眸被閃爍的燈光映得發亮,左眼原本鮮亮的藍卻在這空間裡顯得陰鬱沉重。他們說我們是太過相對的兩個個體,但為什麼昨夜我們同時迴避的眼神卻那麼相似又熟悉?

  六道骸他薄弱的唇瓣抿了個似笑非笑的完美弧形,他飄忽的眼神映在滑落水滴的酒瓶表面愈顯模糊,仰起下巴他將瓶子裡殘餘的酒精全數飲盡,放下酒瓶的那刻眼角餘光彷彿瞥見了誰的蹤影。

  心裡感受到的那份無趣與牽念他無法阻止,放下瓶身的同時他離開了高腳椅。

  他走過酒吧門口,一旁醉得東倒西歪的酒客、令人作嘔的嘔吐物、紙醉金迷的氛圍也無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不帶什麼眷戀感──從來也沒有過的東西,半被動地離開了鬧街。他當然知道這裡是唯一遇不見你的地方,如果不讓自己沉浸在這種令人恐懼又安心的暗裡,或許他永遠不會去思考與你之間的關係。

  他行走的路徑愈來愈狹窄,四處觀望一會發現連行人也變得稀少,抬起頭六道骸盯著無邊的深沉夜幕看見閃爍明亮的光芒,內心困惑起那是否就是他們曾說過的,高掛在天空上永遠也不會熄滅的,最亮的那顆星。

  他呼出了一口氣,寒冷的夜裡一團白霧清晰,卻又迅速地消散。恰恰就像是昨夜你一瞬間臉上的紅潮,還有眼裡一些水霧。

  天上那顆星很亮。鬧街之外的這裡竟然出奇地空曠冰悚,兩者之間一瞬間的反差讓六道骸又花了一些時間適應。他抬頭一直看著,天上那顆星很亮。

  這樣走下去不知道會到達哪裡?

  他開始猶豫要不要邁出步伐。他可不想最後當個迷路了回不了家的孩子。在最後的思考的最終,六道骸臉上還是漾開一個他特有的笑了,他知道自己不管什麼時候永遠都有辦法回去的,只要還有你在彭哥列那裡,就會有所謂的引力。

  做愛裡面的溫存他還想嚐上一筆,順帶還有一個之後的溫存。那是我們都還沒有試過的。

  誰也逃避不了的情感在昏昏沉沉的一夜過後徹底沉澱,然後又這樣突然爆發。是很莫名其妙的,他知道,而你應該也是。

  最後六道骸招來一個計程車,「義大利西西里。」他說。

  他明白在寒冷的夜裡我們彼此需要什麼,天上最高的那一顆星他知道它確切地指向你,在寒冷的暗裡他知道人體相互碰觸的溫度有多麼溫暖,在沉澱過後他知道我們彼此需要再一次的坦誠。



  溫存過後閉上眼一齊沉睡。

  跟著整個世界一起,還有整個暗。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No title

从百度那里找过来的
那个视频很厉害|||~~大人也很强
于是骸云同爱TUT

No title

忘记说了:俄是来交换链接的= =~~

Re: No title

谢谢你 =3=|||||||||请问你网址是?
HIT
[NEXT HIT 18691]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標題


名前:karada/耽
同人向。外加万年老字号杂牌兵一枚
什么都会皮毛什么都不精的那只草稿垃圾就是我
唯一精对骸云的爱了.阿耽她穷了准备毕业了精神病了所有新刊工事它变阑尾楼了.
老子就是爱骸云骸ONLY!老子就算亏死被喷死被踩死也是骸云骸!

总之骸和雲雀能在一起就OK!!!!!。
どりかくむくとひば一绪てもいい!!!!!!。

点开取得benner /要连的同志一定要和我打招呼 我一定会交换连接的=3=


+EVENT+


2010.02.20 台湾CWT FF15 C05
2010.02.21 香港CW29 H6 Carries.冼舫絪
2010.03.21 日本HURU COMIC CITY ニ46b委托
2010.03. 上海CP6


OFFLINE(通贩物所在地)↓
通贩受付中

其他。

comic:
目前雲骸雲ONLY中

game OR TV:
[道林格雷的肖像] 
[DEVIL MAY CRY/DVD]
[supernature=スーパーナチュラル/SDS]
「ウサビッチ=监狱兔/全员」

任务。


云吞2 7P
欲望少年插图7P
小雨点的骸云插1P
毕业作业插图15P
其他唔知唔敢唔想唔要
參與:
吞雲吐霧
日誌分類
那個加盟
六道菠蘿x鋼拐麻雀

吞雲吐霧

6918ONLY场

骸云生日慶典

6918 Sakura Addiction 世界联盟

廢柴同盟

不健康敗家仔
留言板
每月存量
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