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岁拉!生日礼物收集ING TVT

文字色于是按循序发放收到的骸云礼物TVT
谢谢你们!!我爱你们T口T
晚上12点准时手机发信息告诉我生日快乐的小翼。小此和小然还有深夜告诉我的翔~
今年的生日我幸福了[抱住

===================================
这是垃圾爱弟弟的 我感动了TVT 谢谢你
死老哥#20320;給我去地獄過生日巴!副本
很幽默很喜欢的说 贴上来-3-



=========================================
如月给我的礼物!!呵呵!骸云HE小说啊=33=看的很开心呢
谢谢你高考忙还写给我[抱

[骸云骸]Cartharsis Hypothesis(工口有,慎)
  Karada耽HappyBirthday~!认识乃是俺的荣幸啊XDD~祝大一岁以后有钱又有闲~(其实这是我想要的吧)(喂!)
  那么以下正文——BT言论有骸云互殴有一点也不工口的工口有。其他……似乎没什么值得提了。
  我是废柴OTZ(陈述句)


  烟草、酒精、药物、暴力、性。
  神说、能令人快乐的东西都是魔鬼的诱惑,所以全部都不可以碰哦。
  但是没了这些东西的话这人生简直是无聊到不敢想象嘛亲爱的你说是不是?
  某人说这几句台词的时候云雀看不见他的样子,毕竟发表这些变态而且无聊的言论本身就是六道骸的兴趣。他本来的想法是扭过头去给那家伙一个鄙视的眼神,但看到骸的样子以后他突然改变主意想一拐子砸过去了。
  因为他看见的是那只凤梨妖怪鼓起腮帮弯腰趴在桌子上、下颌压在铺满凌乱纸张的桌面上;半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里的那种东西叫做[装纯良]或者是[扮无辜]。


Cartharsis Hypothesis/骸云骸
BGM:雪華懺悔心中-ALI PROJECT

  说实话、六道骸被囚禁在复仇者监狱里面过了多少时间他已经记不清楚了,毕竟云雀恭弥对于这个人被关在那种地方并不觉得有什么真实感。如果必须找个理由为开脱的话也就只是几种情况——因为被囚禁的不是自己、因为六道骸常常用实体化或者是髑髅的身体又或者是在梦里对他什么都做、因为他在那里已经太久,久得连过了多少时间也无法去数了——
  虽然他并不需要为自己找理由开脱,不过如果让他选的话肯定就是三者都有。但当某一天骸不是用实体化或者是那个女孩的身体,在他清醒的时候向他摆出一个烂俗狗血到了极点的所谓[阳光笑容]时,他的脑子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短路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算是他们的第二次[打照脸],上一次、已经是在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曜国中。
时间让那些翠绿的常春藤爬上楼顶的同时,也让曾经坚固的大楼摇摇欲坠,一如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布满伤痕的身体、以及不再像以前一样骄傲暴烈的灵魂。

  “真是令人惊讶啊小麻雀,你居然会去意大利……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我生是并盛的人,死是并盛的鬼]之类的。”
  “你搞清楚点、并盛是我的所有物。”
  或许是出自本能、或许是因为当天天气不错,他和骸直接在窄巷里打了起来,初冬不算凛冽的寒风掠起他们的衣角发丝、从温热的火花空隙中穿过去,发出快乐的悲鸣。
  剥落的墙灰并没有影响任何一方的兴致。
  他们脸上的笑容相似到毫无二致,那是只属于肉食动物的、嗜血的微笑。
  “诶小麻雀你很厉害嘛,我都快招架不住了呢。”
  “切。”
  要是你只到这种程度的话我早就咬杀你几千万次了。云雀心想,只是他没有说出来,专心应付着骸的攻击。
多久没有体会过了呢,这种仿佛跟大型猎物厮杀的快感。
  追逐,捕获,将其连骨带肉一并咬碎、吞噬。
  被踩踏在脚下,无路可逃,然后粉身碎骨,化为飞灰。
  不但是猎杀者,同时也是目标。
  ——那是,迅猛而绚丽的死。
  能够让他同时有这两种感受的人只有一个。
  六道骸。

  其实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带着指环和匣子,但看上去没有谁打算使用那些东西。骸即使是在[充满了LOVELOVE闪光的互相切磋](自称)中也不改多话的本色——自以为好笑的笑话、市井到不行的脏话还有半告白半调情的句子总会到处乱飞。
  很烦,但对着那家伙大叫“你这混蛋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这种行为不是并盛之王的作风。
  “小麻雀不打算放那可爱的刺猬出来么?”
  “咬杀你没必要用那种东西。”
  浮萍拐和三叉戟再次碰撞,在滑动过程中发出冷硬的摩擦声,骸轻轻躲过向自己冲过来的猛兽。
  三叉戟的长柄消失,化为飞沙走石。
  云雀在那一刹那或许确实是吃了一惊,瞬间变换攻击距离的战术他不是没有见过,只是——
  他没想过骸还有这一着。
  骸以左手格挡下一次攻击以后,冰冷的武器就抵上了对方的脖颈。
  “我觉得你的样子比较像不想用它呢,小麻雀。”
  “……没错。”
  就是因为太过了解对方,所以才是弱点。
  所以、才会变成弱点。

  下一刻是冗长而柔软的亲吻,云雀闻到了对方身上的缥缈却甘美的铁锈气息和冰冷的化学药剂的味道——
  仿佛玻璃一般冰冷、脆弱的触感。
  “啊,不过我的这种心情跟你一样哦。要是用幻觉把你杀死、就没有意义了呢。”骸在这个人的锁骨上留下了绵密的啃咬,云雀突然感到一阵刺痛。
  血红的花盛开在肌肤上,娇艳欲滴。骸舔拭着上面的血迹,对于云雀来说这种行为仿佛是在麻醉痛觉。骸没有继续动作,只是维持着那样的姿势停下。
  “小麻雀,我想这样做很久了。”
  他看不清骸的表情,黄昏里残破的窄巷、没有路灯没有行人,夕阳映在红砖上更显昏暗。
  班驳腐朽的墙壁、早已残破不堪的身体和灵魂。死一般的寂静,仿佛世界早已分崩离析。
  云雀低下头咬了咬嘴唇。
  即使不再温暖,即使存在不再完整,即使身体和灵魂都腐烂得只余下飞灰。
  但——至少,比什么都没有好。
  像是索取补偿一样的再次唇舌交缠。骸的手顺着对方的流畅的身体线条下移,解开衣物的束缚。在骸的动作下云雀感到热度在身体里聚集着几欲爆炸,但即使是这个时候,骸也没有放松缠绕他肩膀的手。
  现在抱着自己的人像是个好不容易找回失去的东西、不愿意再放手的孩子一般,那股力度像是在无言地宣示着所有权;又像在害怕一旦放手,自己手中之物就会消失。
  侵入自己体内的手指是那么冷硬的温度和触感,如果不知道的话,即使是以为碰触自己的是一堆白骨也不奇怪。  他记得骸某次实体化来找他的时候云雀把他扑在地上说要让他乖乖在自己身下叫的时候,那家伙没有极力反抗而只是用一种不知道是难堪还是悲哀的表情问了他一句:“……小麻雀你确定?说不定你会很后悔哦——”
  虽然做了云雀也不见得有什么后悔,但他算是明白为什么骸会这样说了。
  那种触感太过虚无,太过不真实。所以后来骸说[你看吧、这样简直就跟自慰一样,怎么想也不见得有什么成就感]的时候,他也只是瞥了那家伙一眼没有再说话。
  然而,这样冰冷的肉体至少也是真实的,不是在做梦不是也幻觉——
  半主动半被动地勾起腿,他知道这样是在玩火但却没有压抑自己这样做的意思,与其说是对骸热情还不如说是自暴自弃,骸曾经说过云雀是个诚实的人,或许在这里更多地表现在忠于自己的欲望。
  “要……做就……快点……”
  “小麻雀今天真是热情。”
  他感觉到无论是自己还是骸的欲望都已经化为巨兽、随时都可以把自己吞噬殆尽。
  我等你很久了。
  你知道么。

  或许,骸对于[云雀恭弥]来说确实是特别的存在。
  那个小婴儿说过,如果当时他没有跟云雀提出[或许可以再见到六道骸]这个条件、云雀恭弥大概就不会成为彭哥列家族的干部,就算要踏足这个世界也是和跳马在一起的可能性比较大。
  ——如果不是六道骸侵入了他的世界,云雀恭弥或许真的会像那家伙所说的一样[生是并盛的人,死是并盛的鬼]。当年在曜的樱花中,骸打碎的不但是并盛之王的自尊,也是猛兽的牢笼。从此他的世界不再像以前一样完整,却多了一个[出口]。

  他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骸都已经改变了很多,虽然他们从不为了谁而改变。

  “小麻雀你知道么,我一直都觉得你根本不应该像这样活着。”有一次他和骸干完架以后用云雀拐子抵着骸的喉咙,然后六道骸就说出了这句话。
  既然是猛兽就应该驰骋在森林、原野,而不是被困在牢笼中。
  你的话,应该到更为广阔的地方去。
  你应该以更为暴烈的方式生存,而不是被束缚在同一个地方。
  有兴趣的话、试试来找我,然后把我杀掉如何?
  蓝发青年的身体慢慢消失在眼前,最后只剩下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回响。

  六道骸不是困住云雀恭弥的牢笼,而是给他出口的人——
  不,或许应该说,骸是他的出口。
  暴力、感情、理智、性欲。
  说不定,还有那所谓的,爱。

  事实上云雀渐渐发现骸不像他想象中那样讨厌这个世界,骸跟他一样都是简单的人。只是云雀表达自己意愿的方式更为暴烈一些,而骸则是更为玩世不恭——
  不轻蔑精神上的愉悦,也不会错过单纯或者并不单纯的肉体悦乐。
  “小麻雀你知道么,只要看到你想把我杀死的那种眼神就足以让我高潮哦。” 声音里带着燃烧的情欲,骸一边挑起云雀的欲望一边向更深处推进。
  “……混蛋……你……自慰到精尽人亡好了……没人……阻止你……”
  “哦呀哦呀、这样就没办法死在你手上了。事实上,我常常不知道是比较想把你杀掉,还是比较想被你杀掉。”

  骸说过、他想死在云雀恭弥手上。
  他说如果是你的话就可以做到。
  他说,如果是由云雀恭弥来动手——一定会是不一样的死。
  “小麻雀,来杀了我吧,用你的方式来把我杀死。”
  如雷,如电,如光一般贯穿心脏、绚丽而迅猛的[死],在一瞬间把[生命]这种东西蒸发得什么也不剩;穿透六个冥界,打碎永无止尽的轮回,将其化作飞灰。
  对此——云雀一如既往以轻蔑却艳丽的笑容作出了回答。
  
  谁都明白,他们所渴求的并没有那么复杂。

  感到身体最深处的本能被挑起,云雀朝着骸的肩膀上咬了下去,与此相对应的是冲撞的力度突然加大。对于他们来说疼痛和鲜血几乎等同于兴奋剂或者是催情药。骸说过在有血腥味的地方做爱其实是一种享受,比如医院、又比如刚刚执行完屠杀任务的大宅或者洋馆。
  “亲爱的,不想看着我么?”
  “鬼才看。”
  “……你真可爱,云雀恭弥。”
  然后是再一次亲吻。
  由此至终,骸的手臂都没有放弃缠着他的打算。

  烟草,酒精,药物,暴力,性。
  无论是哪一样,都不见得比另一样更令人兴致高昂。
  只不过是因为人各有所好,就像云雀恭弥和六道骸都比较喜欢倒数第二样,当然最后的那一样……另当别论。
  没有谁会拒绝愉悦这种东西,即使是魔鬼的诱惑。
  他们希望不过是从对方身上获取某种满足感,道的或者不道的,合乎常理或者违背常理的,至于这种行为能否给予对方快乐,却并不是谁都能够说清楚的事情。
  只是、当人类能够从什么处获得满足感的话,大概也就不会讨厌自己所处的世界了——


-Fin?-


题解:Cartharsis Hypothesis[假说]

后记:
我终于修改好了OTZ,其实这东西在两个星期以前就有初稿了囧。本来想写很工口的工口但却一点都写不出来,阿耽原谅我TAT(泪奔
还有这是HE?一点都不像OTZ……这么废的文我居然写的很欢乐是因为这是第一篇骸云H的关系嘛!?
总之很对不起用这么废的文来做HB……TTUTT
那么,耽生日快乐XDDDD、要画更多萌的骸云骸哟XDDDD




==============================================================

这是陌然的TVT 谢谢你的P图[其实我更期待你的小说[你滚

97db688c66e4ff0eb21bbaee.png

fd5aca59bd0aaa9d810a18cf.png

其实效果好好啊=3= 感动了

===========================================================
哦哦哦哦哦小翼的礼物收到了哦哦哦哦
好有爱好幸福哦哦哦哦哦哦
未命名
那只鸡挖哈哈哈哈你太厉害了神奇的情趣用具啊[?]
我感动了T口T 谢谢你 我会努力的了!!你对我太好了哭


============================================
这是雅雅给的TVT 谢谢雅雅百忙中给我的礼物哦哦哦哦
骸云很美好的说
6918耽B


====================================================
这是秀影的礼物哦哦哦哦哦
故事很甜呢我心都苏起来了[?]
幸福的收下了谢谢=333=稿子加油哦 等着收藏你的本子的说


KHR/短文隨筆/6918(69)/耽生日快樂/巧克力

因為還在修羅中
總之生日快樂,隨便產個很沒有質量的東西當生日文(你還敢說)

「又是巧克力。」
「嗯,想吃嗎?是你我才願意分你一口的喔。」
「咬掉一半以上你會哭嗎?」
「如果那樣你會興奮的話,我會試著意思意思擠出一兩滴眼淚來的。」
「那沒意思。」

對話中斷。
往雲雀唇上靠過去的,算是無機質的東西。
餵食的惡趣味,雲雀拉開點視線距離,只是單純想要看清送上自己嘴邊的是什麼東西。
巧克力,就是一塊而已,沒有其它花樣,最多就是品牌的特殊LOGO。
六道骸笑著保證絕對沒有添加物的同時,雲雀咬下一口巧克力,回應六道骸掩不住的嘲笑。
一小口,並非他放話的一半一上,含義過多。

「味道?」
「一點苦。」
「不合胃口?」

沒回答,試食心得至此,非常簡單。
六道骸看著巧克力上那不屬於自己的齒痕,帶點挑釁意味的,他伸舌,像是親吻般,眼帶笑意的,

舔過那不規則。
要說雲雀沒注意六道骸那些小動作有些不正確,正確點的說法是雲雀見六道骸那笑容就知道他想挑

釁,乾脆移開視線。
湧上的唾液正努力中和口中的味道,苦味起了疑問,他攤開被揉成一團的包裝紙,上邊提示了那個

原因。

100%。

「純巧克力很苦。」
「嗯。」
「那麼同理可證,如果你的我的愛意是百分百的話,也許我會苦到無福消受呢。」
「因為你從頭到尾都搞錯了,百分之百的那情緒叫做恨意,同意詞還有很多,你想一一聽明白嗎?


「嗯,我可聽得明白。吶,不是100%的巧克力它可甜著,100%就極端的苦,同理嘛…所以百分百的

恨意,一定是最深的愛戀,那什麼……由恨生愛?」
「反了吧?」
「因為我擅長舉一反三啊。」
瘋言瘋語,雲雀的心得。
現在這種情況,無論是多酸的言辭,他都聽著樂得很吧?
就沉默噤聲吧。


=================================================

哦哦哦哦哦哦老V谢谢你的礼物呢=3=
最近很忙很急吧人家很感动的说T口T
有空多陪我啊 ,没有你很寂寞的[?]
0811262.png

================================================
这是忽忽的骸云图-3333=有进步呢=333=
谢谢了 你也高考加油啊[摸
你的骸云插花我会加油的=33=
99a3582bc81afbe6e6cd4091.jpg

===================================================
这是MI子给的骸云[?]图=3= 图有意思哦 色彩漂亮 谢谢拉=33=
hbforkarada.jpg
==================================================
这是秋雪的礼物=333=哦哦哦哦哦哦 好可爱的骸云哦哦哦哦
没想到你会画给我 好开心呢=3333=幸福的帖出开
0.png


===========================================
陌然写的小说=3= 甜哦=3=谢谢了H邪恶啊[邪笑
十年後骸雲《住院》
阿耽08生日賀文

在一切的一切都結束以後,他們終于再次見面。
上一次相聚是什麽時候的事情了?啊對,是很久以前,十年前的彭格列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以前。雖然說十年前的雲雀恭彌最後也穿越到了十年後,但是畢竟六道骸是意大利那邊的秘密負責人,從頭到尾正身並沒有露面,只是操縱著若幹附身。
不過久違了十年前的恭彌還真是可愛到不行啊!六道骸是這麽想的。
“死鳳梨,給我拿水來。”突然就有雙手扯上了他的長發,而且還是力道不小的那種。
“啊啊啊恭彌快松手好痛好痛!頭發要掉了啊。”上帝我爲什麽要留長發啊?
“切,你留著這頭發不就是給我扯的麽。”
“我親愛的神給我的答案還真是令我汗顔。”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自然是剛結束搗毀密魯菲奧雷家族計劃的策劃人附加日本方面負責人——十年後的雲雀恭彌。要問他爲什麽會躺在病床上的話,自然是因爲在行動最後,十年後的衆人被調換回來進行最後的決鬥。
要說密魯菲奧雷家族意大利本部的兵力也不是擺著好看的吧,更何況還有個白蘭,六道骸如果不是去晚了,恐怕就躺在雲雀恭彌隔壁的那張床上了。
“呐恭彌,張嘴。”有這麽個照顧雀鳥的機會也很好呀。
“渾蛋我自己有手…”話沒說完沒有打點滴的手也沒來得及擡起來,六道骸已經用自己的嘴堵上了他的。
醫生你覺得有這麽個人在旁邊看護,他雲雀恭彌幾時才能出院啊?
放開面色基本沒有起伏的雲雀恭彌,骸想果然是因爲十年了所以對這方面恭彌都已經習慣了呀。親吻也好做愛也好,那種臉不紅心不跳的勢頭還真讓他覺得他們是不是已經結婚三十年了。
所謂老夫老妻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死鳳梨你把我的戒指和匣子還我。”
“嗯?”
“我好咬殺你。”
……看起來還沒有完全到老夫老妻的水准,再過個十年大概會好很多……
鳳梨生物無聲地想著。
“可是恭彌你左手可是挂著點滴呐。”
“那又怎樣,用右手一樣可以咬殺你。”
說著雲雀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不過配著醫院的住院病號服,卻有那麽點滑稽。
所以六道骸差點沒忍住笑了出來,所以病房裏再次回響起“恭彌好痛好痛!頭發真的要掉了啊!”的慘叫。
大的病號服在雲雀身上簡直不能叫衣服,像個大袋子套在他身上,漂亮的鎖骨一覽無遺。護士長翻遍了所有存貨,說很抱歉這個真的是最小尺寸了。原本他很想打發六道骸回去把和服拿來,但是考慮到這是醫院的硬性規定,再者那顆鳳梨好像一點都不想回去拿和服。
其實他不可能會想的吧,要知道醫院的規定還有一條:這衣服是爲了方便檢查,所以病號服下面,除了內褲請不要穿其他衣物。
這大概是世界上比和服還要好吃豆腐的存在。
扯完了頭發他順勢爬上了雲雀的病床,床上的美人臉一,作勢就要將他踢下去。好在他反應快,趕緊限制了雲雀腿部的活動。
“恭彌,在醫院悶出病來可不好。”
“要悶也是你悶出病來。我可是病人,別折騰我給我下去。”
“不要~~”
“混帳別在醫院給我隨便發情!”
“但是恭彌我好久好久…唔?”
原本靠在墊背上的雲雀突然就傾身吻上他的唇,雖然還沒五秒鍾就離開了。
“好了給我滾下去。”
“恭彌你挑起了人家的欲望哎怎麽還可以這樣就算了?”
不由分說欺上他的唇,軟舌相觸,是他想念已久的味道。這樣深深的吻讓雲雀簡直不能呼吸了,而且他也明顯感到,六道骸腿間的硬度。
“喂,要在這裏光明正大的做?”好不容易他放開他時,雲雀問。
“放心,我有用幻覺屏蔽房間啦。”
手輕易躥進大的衣服下,撫上他胸前的突起,另一只手扒下了他的底褲,開始挑弄他腿間的炙熱。
細碎的呻吟從他嘴裏益處,然後又被骸吻去。他一面啃食雲雀的肩膀、鎖骨、胸膛,一面注意著別過度牽扯到他正紮著針輸液的左臂。
他的右手纏住他的長發,經不住挑逗,他先在他手中泄了出來。
“舒服嗎?”骸充滿磁性的聲音在他耳邊摩擦著,接著毫無征兆的,帶著他液體的手指探進了後穴。
“啊……”突如其來的異物讓他感到不適,骸用輕柔的情話分散他的注意力,畢竟後面太久沒做了,硬來可不好。
漸漸雲雀放松下來,三根手指在體內慢慢翻攪,接著一下子被抽出,骸稍微擡起他的腿,將自己的腫脹塞了進去。
火熱的性器填滿了整個穴道,六道骸迫不及待地抽動起來,一聲聲輕微的淫叫飄進他耳朵裏,讓理智更加瘋狂。
“哈啊……骸……”他經不住攀上了他的背脊。
病床吱呀不停,他不斷撞向他的最深處,掃過他所有的敏感點。他面上是在做愛時才會有的潮紅與濕潤,而他也有些微微皺眉。然後他深深的吻著他射了出來。
“呼……恭彌你真棒。”心滿意足地人終于緩緩下了床……

……
房間裏的氣氛僵持著,護士長看著雲雀脖子邊鎖骨邊的痕迹,還有那張淩亂的原本雲雀躺著的病床,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
“六道先生,雲雀先生目前還處于監視期,觀察期!要是發現哪處新傷,病人經不住折騰您知道麽?下次再發現類似的情況,我會向院長報告建議取消您的陪護!”
雲雀先生要是一直不能出院,咱們這醫院可還怎麽開下去呀!
以上是護士長無聲的呐喊。

+++The End+++


=========================================================
哦哦哦 小萌的骸云礼物呢=3= KISS大好[心
谢谢你记得哦=33=
6918.jpg


======================================================
茶茶和LULU的夫妻礼物=333=
开心了谢谢=333=
HB1.png

=========================================
烧卖君的小说礼物。HE。谢谢了。
[6918]时间煮雨。

※亲爱的阿耽生日快乐=3=(你和我亲爱的F子一天生日让本人很妒忌[喂。
※BGM- JTL(其实和文没一点关系真的囧。)







明灭不定的未来被流沙渐渐湮没,铭刻着早已注定的荒芜骊歌,缠绕成一场仓皇的遇见。
人群是这个世界上最寂寞的东西。到底要穿越多长的距离才能找到不知所踪的你。


— 时间煮雨。—


[00]

回忆像是来赴一场与你的盛大约会。

———————————>>>。———————————————————>>>>。


[01]

故事开始通常是顶着类似某热带水果发型的曜可疑人氏再次成功潜入并盛中学,情报网四通八达的风纪委员长十分有效率地当即提起拐子前去咬杀。

“哦呀~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唷。”
“闭嘴。咬杀。”
“嗷嗷~雀仔好可爱( ~”
“把你括号里那个东西给我去掉( ”
“你括号里那又是什么啊喂!”

———————————>>>。———————————————————>>>>。


[02]

还不过是空气中凝漫刺骨冷雾的清晨时分。少年伫立于毫不起眼的窄小店门口,狭长的漆色眼眸犹疑着这算不算是违反风纪。不久他推开门,帘幕顶端的风铃被擦过撞击出清脆而突兀的声响。呼吸中沁入酒精的气味,玫瑰精油与低吟着古旧曲风的老留声机在店内糅杂成妖娆暧昧的姿态。

“这里可不是乖孩子该来的地方哟。”
埋在柜台后的男人没有抬头,继续专注于手上纸笔与线条的交汇。而他只是会意地点头,随手拉了把扶椅坐下。发现身处暖红墙壁的空间连灯光都被渲染成黯淡的深绛,又将搭在前额稍长的刘海反射成略深的血色。

“想弄在哪里?”
“随便。”漠不关心的回应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
鬓角灰白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镜片,低头修改着纸上极细密的色笔痕。
“一般是手臂、背或肩头……”

“可我在想,刺在哪里才最痛。”在某个有些突兀的时间点上少年忽然开口,手掌覆上脖颈侧面气管部分单薄的皮肤,轻轻按压感受到动脉持续地跳动。
男人第一次抬起头,“心脏如何?”
他惊异地转过头发现深邃的目光越过镜片直直盯住自己,带着某种浅浅的兴致,“好啊,就心脏。”
接着店主放下笔摘除眼镜,伸手揉了揉眉心缓缓绕到柜台前,“呵呵、可惜那是办不到的。除非是死人。”
“不过,可以刺在这里。”他蹲到扶椅前,忽略掉少年一脸防备的表情兀自抬起食指尖点了点对方左胸,“碰到肋骨的话也会痛不欲生呢。”

云雀恭弥不适地拍掉男人的手,别过脸去望向镜中的自己,“……有、什么图案?”
“嗯,我觉得彼岸花适合你。”
“那个……”沉思几秒,像是已做出最终抉择般开口问到——





“有凤梨么?”





……
………




“靠小鬼老子这里是刺青店不是水果摊啊口胡!!!”

———————————>>>。———————————————————>>>>。


[03]

零纪元年前,末世花祭后,带着陆离的翅膀。
如果航程真的不见尽头,那么至少在最初的起点是你的面容。清晰得如同温暖褶皱的花叶。

任务过后满身的血液黏稠腥甜感洗不去。云雀恭弥随手扔掉弄脏的外套,全然不顾此时是北欧最冷的1月。他蹲下麻木地抓起一抔雪搓捏,手心温度让冰晶开始融化,被血污浸渍成浅红的水滴从指隙溢下带走热量。开始感觉有些冷。
“喂喂会感冒的。”骸一脸无奈地从背后为云雀套上轻暖的羽绒服,摸索着把拉链扣上顶将怀里的人裹得严实。对方杀人时心无旁骛兴奋得像嗑了药,过后看着染血的衣衫却厌恶得恨不得把自己扒下一层皮。
云雀扭头望向骸微皱的眉心,嘴角牵出揶揄的笑,“我发现你作为保姆越来越贴心了,变态凤梨。”
“我靠死麻雀你以为我愿意啊!拜托你如果瘫了我又要遭白眼欸!上次星星小鬼的男生人气排行榜上老子又下滑了啊啊啊啊妈的居然连那个炸弹都高过我现在流行眼光出现偏差麽靠……” (参见第四回人气投票囧。)突然察觉到冰冷异物抵上胯间的硬实感,附带云雀戏谑的危险语调。
“嗯?那打断你这根送你去基本没竞争的女生组做第一怎么样?”

骸发现云雀有洁癖似乎是在很久以前一起做任务时,那是在里约热内卢,南半球的1月。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对方把身上唯一一件短袖脱下后厌嫌地扔掉,接着又面不改色地去解皮带扣。
“喂云雀这、这这是户外啦。”虽然比较偏僻。
裤子拉下一半的人缓缓回过头仿佛现在才想起还有别人在,下一秒却又自顾自地继续。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身材好。”




六道骸,年少时出名的无脸无皮,此刻觉得自己遭受了这生,不、六世以来最富感官刺激的挑衅。


回到西西里后,骸一脸阴郁地威胁着彭哥列以后再也不能让云守接地点为春夏两季的任务。
“天啊~我实在受不了他那副活像中了死气弹的模样。”

此后,两人一起出任务时骸都会刻意带上一件崭新的秋冬装。久而久之形成了丢不掉的习惯。即使没跟在云雀身边也会提醒草壁好好看着自家有怪癖的委员长。

“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就算学长脱光也没有人能上得了他的。啊、凤梨除外。”
“靠比起洁癖,我更相信那只麻雀是暴露成性。”
“骸,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有多少人想看都看不到。”
“喂喂彭哥列你那副欲求不满的怨妇表情是什么啊啊啊啊!”


云雀恭弥用毛巾裹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时,六道骸递过一张头等舱机票。
“目的地为什么不是意大利?”
“呵呵、亲爱的彭哥列批准假期了嘛~”
“給我換了,我要回并盛。”雲雀扔下機票打著哈欠直接爬上床。

事實證明地獄道的確是很實用的能力。正當安土重遷的委員長滿心歡喜跨下飛機本以為衣錦還鄉榮歸故里,聽到的確是陌生的英語目之所及大都為金髮碧眼的白種人時,終於抽出拐子爆發了。

“媽的混蛋鳳梨這裡是哪裡?!老子咬杀了你\\!”

———————————>>>。———————————————————>>>>。


[04]

Finland。芬兰。是否可以解释成Fin、land的结束之地。
是不是、会不会。只有这样。这样那就已是剧本的终章。

六道骸系上围裙一瘸一拐在厨房里哭着削洋葱,云雀钻进暖炉忍笑望向对方脸上的OK绷同时厉声提醒着别把鼻涕滴进汤里。他们在芬兰住的是较为偏僻的猎人木屋,听说骸早就预订的。里面日常用品倒很齐全,只不过得自力更生。云雀恭弥吃着六道骸亲自下厨的晚餐显然甚是满意。
天得很早。云雀无聊地不停按着电视遥控器,这里信号不怎么好,而他也不屑于看满口ABC的节目,日本的歌舞伎表演都比较有吸引力。突然在厨房洗碗弄得一身泡沫的骸快速冲过来将云雀拖出了屋门。

“喂你又抽什么风……”骸眯细双眼食指覆上对方即将破口大骂的嘴然后指向木屋后方的天空。云雀转过身在一瞬间失却了言语。

目光尽头跃动着光怪陆离的迷幻色彩,鬼魅般飘忽不定,艳艳尘寰,在巨幅天幕中上演最盛大的狂欢。封冻的火焰,燃烧的雪原。浮光的冰凉或漆的温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完美调和,不可名状,酝酿出深浅斑驳的流光溢彩,投映于安好的云端,收藏在彼方的青空。

“你又在弄什么该死的幻觉?”
“不是幻觉哟。我们看到极光了欸~”骸扭头望向对方被光斑耀映得迷离的脸,云雀清晰地看到他鸢尾血红的右眼中刻着「六」。

Aurora。北欧神话中的曙光女神。传说遇见了极光的人能遇见永恒。
斑驳的苍穹漫溢着不可思议的柔软,清幽草香渐次发酵在缓慢温暖的空气中。一片轻飞的旖旎色彩追逐光亮晃悠着飘过眼前。
它若不是梁山伯便是去寻了梁山伯。

“呐,恭弥。”骸俯身轻拥住对方,低沉的声线在静谧中宛如大提琴般悠扬,“只有最幸福的人才能看见极光。”
夜瞬间化为白昼,明明不太强烈的光却让云雀感觉双眼有些酸胀。他扯过对方衣领抬头吻上。骸呆滞几秒后果断地将云雀压向自己加深这个吻。追逐宛如绞杀植物般互不退让,温热湿润的气息彼此纠缠。

Finland。不是Finstory。在你身边画出从未见过的晴天。
六道骸,为云雀恭弥创造了一场宛如幻觉的真实。

———————————>>>。———————————————————>>>>。


[05]

我能相信。我想相信。亲爱的只要是你说,什么都好、什么都愿意。
那样柔软着一望无际的蔚蓝,从堆砌的云层中倾泻而下。目之所及,布满了未来般无限希望的光。

接手关于密鲁菲奥雷的任务时骸看到彭哥列表情凝重。“我相信我们的雾。”最后泽田纲吉浅笑着目送自家雾守离开办公室。

庭院中的山茶树漫不经心落下一朵钝重的花,发出簌簌声响。午后的和室很安静。不远处树枝被风吹动刷啦轻吟,竹林间聚拢淡淡的黛色雾气。竹筒咚地一声,砸在了圆石上。
“喂死麻雀你在吧?”六道骸拉开门看到云雀恭弥正襟危坐地等待着茶沸腾。他走近蹲下紧盯住眼前稍短的发,像是要刻进记忆里那般长久。
“这里没有叫死麻雀的。”对方低头试探性地揭开精致的壶盖,茶香四溢,“欠咬杀么?”
“……想也没时间了啊。”骸笑得勉强起身走向门外,“好好照顾自己。”

“喂,六道骸……”
(嗷嗷恭弥终于还是在这生离死别之际忍不住向我告白了么TAT——by凤梨脑内呐喊。)
“如果你还能回来……”
(是要嫁给我么亲爱的=333=——by凤梨二次脑内幻想。)



“——我就勉强允许你跟我姓Hibari。”




……
………




“靠为什么不是你跟我姓Rokudo啊太太!!!”





“因为——”拐子架上跳动的脆弱颈动脉,冰冷嗜血,云雀声线凝重直至逼进骸的眼底,“你的命,是我的。”

———————————>>>。———————————————————>>>>。


[06]

候鸟匆忙迁徙覆盖过天空,翅膀投下的暗色阴影渐行渐远。清冷空寂的风无声回旋在如同干硬墨块的夜里,隐隐夹杂这些许缱绻的淡漠。喧嚣汹涌而来,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湮没一切。
时光以某种绝望的姿态直至毁灭,抑或重生。

在醒过来以前云雀的梦魇绽放出绚烂的悲伤。
他梦见六道骸死了自己却没有哭。他站在空旷而颓败的城市中央瞳孔失去焦距,大雾弥漫。空洞茫然却没有眼泪。
有一个声音轻蔑地说着你逃不了的。
云雀恭弥绽出邪魅的笑,“谁说我要逃?”

他看见数不清的白鸽灰燕,飞翔时扬起的羽翼哗啦哗啦淹没湛色晴空,与尘埃一起坠满整个星球。色衣袂猎猎翻飞,青石板上有人踩出闲散无畏的步调。鼓膜里氤氲着愈放愈大的心跳声。

『呐,为你而死好不好?』
咚。水滴落入湖中的回响。

———————————>>>。———————————————————>>>>。


[07]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荒芜。

云雀恭弥搭乘上往芬兰的飞机时突然想起真的很久没讲六道骸了。上次住的木屋里东西焕然一新,虽然正对自己的洁癖但还是稍稍失落了几秒。他早早地收拾完毕走出屋门盯住漆的天空。一分钟、一小时、一整夜。色愈见深沉吞噬一切,期待中的耀光却并未出现。

黎明往昔刮开晨钟暮鼓,地平线以上有将舒未舒的光。
云雀揉了揉干涉的双眼慢慢走回屋里补眠。恍惚之中忆起谁谁谁曾经说过的。

『只有最幸福的人才能看见极光。』

———————————>>>。———————————————————>>>>。


[08]

他凭借少年时期模糊的回忆再次找到这家小店。十年后竟依然存在。推开门时顶端的风铃被擦过撞击出喑哑而熟悉的声响。呼吸中沁入酒精的气味,玫瑰精油与低吟着古旧曲风的老留声机在店内糅杂成妖娆暧昧的姿态。

柜台后的店主并不是记忆中的样子,见到来客很热情地上前打招呼,“请问是要刺青么?”
云雀恭弥轻轻点了点头,些许怀疑的目光看向眼前年纪不大的刺青师。
“哈哈别看我这样学这行也十多年了保准没问题的。”对方爽朗地笑着,“那么要刺在哪里?”
“哪里最痛?”
“欸?……痛的话,靠近胸口吧,碰到肋骨是会受不了的。”
“嗯。就那里。”

“呵呵真巧啊,我听师傅说过十年前也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少年要求弄在最痛的地方,不过因为指定的图案太怪异所以没刺成。你绝对猜不到他想弄什么——凤梨欸啊哈哈~”
云雀听着曾经的自己如何被提及,嘴角也勾起浅笑,“……大概,是因为某人对他很重要。”
“啧啧,那位客人走前还揍了老头一顿命令他设计出凤梨的图案,结果师傅画出来后少年却再也没来过了。……啊、废话了好多……”年轻的店主忙递上印有花纹小样的册子,“要刺什么图案呢?”
云雀垂下眼眸没有接过去,“凤梨。蓝色的凤梨。”

『不是蓝色就没有意义。』

对方愣住望着眼前张扬的面孔像是明白什么似的立马反应过来,“嗯啊。没、没问题。”
“可以的话,刺深一点吧。”甚是满意地嘴角上扬,随即脱下外套褪去衬衫。

“最好,能刻进骨头里。”

———————————>>>。———————————————————>>>>。


[09]

流萤挥动翅膀的声响,光线穿越云层的声响。暖雾撞击风铃的声响。
奢靡的季风划过天空。全部在扑面而来的温柔钢琴声中化为轻浅安静的呼吸。


来讲一个睡前故事。
从前的从前,凤梨王子在初春飞舞的落英缤纷中邂逅了麻雀女王。麻雀女王高傲地说出我不想和你说话了这样的少女台词然后狠狠咬了凤梨王子。小气的凤梨王子气急败坏反揍了对方一顿。该说是麻雀女王属性为M还是太过记仇竟追了他十年。后来两人一起住进了彭哥列大宅,家暴是每天上演的戏码。再后来凤梨王子有天出去后就没回来过。有人猜他被花花家的鸡精拐跑了,麻雀女王冷着脸把那人咬得半死。他说混蛋凤梨能找到回家的路。
(以上均选自《天野狼童话全集》。作者为最应被殴打对象\怨念集合体\旷古罪人\万恶腐女,天野明囧。)


思未满。念未央。


“但是呢,我们还是相信像所有美好的童话结局一样——”

“相信最后凤梨王子一定会和麻雀女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


[00]

此去经年,记忆中的浮光掠影随风飘散。而你柔软的笑靥,温暖而微潮的手心,我会刻骨铭记。

但愿与子终偕老,浮华褪尽幸此生。



—Fin。—



一如既往的废话囧。

迟到了抱歉TAT。很乱的一篇不要殴打囧。

要说明的是文中“只有最幸福的人才能看见极光”是乱诌的(殴。极光在高纬地区很常见ORZ。嘛,为了营造凤梨夫妻LOVE LOVE的气氛(拖出去=________,=
MD,天野狼你要把凤梨雪藏到何时靠=口=!

最后阿耽生日快乐,恭喜又老了一岁(殴。亲爱的一定一定要继续爱骸云=3=~
=============================================================
礼物终了=3=谢谢你们=3=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HIT
[NEXT HIT 18691]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標題


名前:karada/耽
同人向。外加万年老字号杂牌兵一枚
什么都会皮毛什么都不精的那只草稿垃圾就是我
唯一精对骸云的爱了.阿耽她穷了准备毕业了精神病了所有新刊工事它变阑尾楼了.
老子就是爱骸云骸ONLY!老子就算亏死被喷死被踩死也是骸云骸!

总之骸和雲雀能在一起就OK!!!!!。
どりかくむくとひば一绪てもいい!!!!!!。

点开取得benner /要连的同志一定要和我打招呼 我一定会交换连接的=3=


+EVENT+


2010.02.20 台湾CWT FF15 C05
2010.02.21 香港CW29 H6 Carries.冼舫絪
2010.03.21 日本HURU COMIC CITY ニ46b委托
2010.03. 上海CP6


OFFLINE(通贩物所在地)↓
通贩受付中

其他。

comic:
目前雲骸雲ONLY中

game OR TV:
[道林格雷的肖像] 
[DEVIL MAY CRY/DVD]
[supernature=スーパーナチュラル/SDS]
「ウサビッチ=监狱兔/全员」

任务。


云吞2 7P
欲望少年插图7P
小雨点的骸云插1P
毕业作业插图15P
其他唔知唔敢唔想唔要
參與:
吞雲吐霧
日誌分類
那個加盟
六道菠蘿x鋼拐麻雀

吞雲吐霧

6918ONLY场

骸云生日慶典

6918 Sakura Addiction 世界联盟

廢柴同盟

不健康敗家仔
留言板
每月存量
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