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云骸云小说[人参糖与毒药]

写了什么别问 我自己好象也看的摸名奇妙。。因为莫名其妙的写了近半年。。。。。。。。。。。。。。。。。。。。。。
=============================================

人参糖与毒药


=====================================================
大概他从来没幸福过,所以别人也别制旨意在他面前诉说幸福。

他被家族当人体实验,被追杀,被囚禁度过童年。他不稀罕也不感伤。因为每一辈子都是这样残忍的造就他的六道能力。终于在一个逃狱的机遇下,他的复仇心让他前去日本,在那个中学的幽暗空间内,他遇见了他每辈子都舍命追寻的人。

云雀恭彌.

明明是范围外的人,为什么。看见了能那么失控,所以,他选择殴打.他这辈子也和以往的辈子一样无措,对着那样的眼神他没办法思考.只能把他囚在密室内,冷静处理着一开始的计划.

结果他输了,又再被关.

这次被关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他的心里多了一个人.一个叫云雀恭彌的人.

十年后终于出来了.
被束缚着,
-----身体因为云雀而留在不喜欢的手党里.
被束缚着,
-----思想因为云雀而被改变着,而他从不顺从,
被束缚着,
-----眼睛因为云雀而再也看不见世界其他人.
被束缚着,
-----心里永远被云雀侵蚀.
被束缚着,
他明白了他爱上云雀了,所以,他注定和眼睛的诅咒一样永远的被束缚着.

===============================================================
不甘心。。实力不够。能力不够。什么也不够

没本领的人,一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的欲望可是六世轮回的结果。

每次轮回的目的只有这样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所以

你是我的,即使用尽一切方法。

云雀是生性冷漠残酷的人,这在彭哥列是众所周知的。

可是偏偏有人丝毫不以为然。

六道骸是彭哥列出了名的无节操贞操而言的雾守,他只要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上还是被上都没所谓。

这也是别人擅自认为的,骸笑了笑不以而然,反正他知道这样的人彭哥列的雨守才是这个名字的适合人。

而他自己,顶多就就和云守上过一次床。因他为幼年身体被无数的实验,他不喜欢肢体接触,他讨厌给人看到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被六道能力侵蚀得如果眼睛挖了出来身体就报废的身子。他却很爱自己的身体,因为那是他唯一是[人]的部分。他脑子里的记忆都是眼睛给予的,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灵魂是眼睛还是自己。

说上了云雀也不是,说强逼好象是又好象不是,只是那时是逼着云雀奸了自己。

云雀不是懂得温柔的男人,没润滑和前戏做足的情况下恶然攻占,就和攻占骸的心一样。

那个十年前下的清厉眼神望着自己开始。

自那时开始,他就花了好多手段计谋着得到这个人,囚禁因为该死的彭哥列而失败了。但当他知道云雀记住了自己,发誓杀了自己时很高兴。

耀的时候的暴力那次应该不叫上床吧,那叫强暴,所以。真的只上过一次。

这样的事却让骸笑了好几天。

我是被在乎的,我是被关注的(厌恶,讨厌,都很喜欢)

犬说骸大人疯了,为什么围着那只鸭子团团转又经常被打,千种只是扶了扶眼镜不发表言论。

骸笑笑的回答着[KUFUFUFU,因为,我是他的猎物啊]

我是他的猎物。

泽田纲吉只是我的猎物而已。

他讨厌这个人,同情?我没有那么可怜。

只是我的猎物而已,所以,对云雀而言,他对自己的感情大概也是恨透了,入心入肺,巴不得自己去死的心,会不会有日已经是变成只是猎物随便玩玩?

在骸心中,云雀不是猎物。

是愿意赌上生命的——一生只有一次的心动。

他人生第一次的无措是他的眼神起,然后在他的眼神射穿他的瞬间,他的冰冷的心口被创伤挫出了一个小小的伤口。他知道了淌血的痛楚。他尝试无视这个缺口,可是却流出了更多的血,于是捧起来,偷偷的爱护着,珍藏着,等着它溃烂腐朽的感情,绚烂的像飞舞的魂魄。

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秘密,伤口往刀口冲去的激情。

所以.他微笑着,对着一切都微笑着。

=================================================

那一日如同以往一样的。毫无意外的发生。

[哇噢.你学草吃动物到什么时候呢,每次看见你都很讨厌]云雀快速的步入自己的工作室接杀人单数.扭头一看靠在门边吊儿郎当样的笑着的骸.皱眉

这笑容真是碍眼.无论在外人看起来多么的温柔.在他眼里永远只感觉到他真实的内心想法,那种皮笑肉不笑还装的很真实的人.咬杀.

[KUFUFUFU.我只是想你了,亲爱的]想到连用3个附身能力在别处咬杀本体却死撑着去见一个讨厌自己的人.是不是傻瓜?骸自嘲.

[有什么废话现在就说吧,不过也没必要说了]拐子一挥.

[要吃糖吗?]轻易的躲开,是的,很轻易。因为以前吃太多了记了这是条件反射。

[哇哦?你搞笑么]迅速的,骸从他那没什么美感的衣袋里掏出了3颗糖递云雀。

[是人参口味呢,亲爱的你喜欢人参吗?那长几百年的根部腐朽植物,没人发现的话就永远没价值的东西?那种气味真是让人赏心悦目呢。]甘甜的怨念,甘甜的埋没。

[你今日话是不是太多了?我也喜欢甜的,喜欢你的血的甜味]舔了舔唇,突然来的性致谁也没办法压制,因为是男人。男人永远忠于自己的下半身。笑着靠近正在准备凑上来的时候,来了电话。云雀随手的准备关掉校歌音乐 ,骸忽然更先一步抢过来强制关闭。

[库呵呵,我告诉你这个电话的消息吧,他们是想告诉你,东区的L地域的你的手下全被忽然来了一个人袭击,那人15秒内把那地区的人员杀了而且马上人间蒸发的消失的,报告上还在调查这样的事件,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好棒的消息哦,那个人名字叫六道骸。]

[你把他们杀了?]那些部下好歹也从云雀中学开始就跟了云雀10年,讨厌群聚的自己纵然不是在手足问题上伤感而是利益上失去的很大的利用人脉,信我着得永生。

[开心吗,要来颗糖吗,哦呀。你不必感到挫败,你输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对手是我。]笑着眨眼,那样子很欠扁,没人看出几分钟前屠杀近百人的人就是他。

[我要杀了你。]云雀温柔的把唇印在骸的颈额上。凤眼却冰得看着心寒.

毒品,这家伙一定是毒品。这太愚蠢了。

爱到想杀了我还是恨到想杀了我。

[你恨的是我吧]

云雀在骸脖子边的凑近停止了动作,冷笑着正式着骸的蓝红眼暄。

[你以为呢]

云雀的凌厉凤眼变的更残忍。

[卑鄙。]

即使这样得到你,我知道都不是的,我知道在你眼睛里的欲望和愤怒都在感受我,你不是恨也不是爱,只是觉得我欠操而已。我知道的。

[你锁不住我的,没人限制我的自由,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云雀放开了骸的手。

[所以你今后再也不会看到我。]

什么意思?

云雀冷漠的说着,好象所说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我要离开彭哥列。]

瞬间,骸的一切付出的关系

——全部 瓦解。

所以用手段抢回来的幸福,是不会甜的吧。

骸磨了磨牙,发狠的掐住云雀的脖子,少有的激动的表情让他的表情扭曲的和发动了第五道能力一样。

人间道,最丑恶的心。
[为什么!]

没有我六道骸得不到的东西,从来没有。


右目在嗡嗡转暗。

为什么就得不到云雀的爱?

[对于你这样的人..连人这个次都不适合的怪物,有什么能答的。]云雀冷冷的把最残酷的语句吐出,他漠然的看着骸的眼睛。

怪物.

充满血丝的失态,凌乱的头发,丑陋的脸。

他吻了上去。

你得不到我的。因为我是我。

而相对的,我,也不会拥有你。(不能拥有你)

===============================================================

事实上很多东西,都不是想象里那么完美的,例如感情这个东西,在第五道能力人间道里发挥的淋漓尽珊,尤其是爱这类的词,十二分的爱太沉重,十分的爱太完美,只有八分的爱刚刚好.

可是能形容骸的爱的执着程度,绝对是六十九分,是以十分为满分的程度计算.

而且.云雀虽然不是会说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之类的话的人,但他却能保证明天的太阳能照到你的坟头.

所以.云雀在次日彻底消失了.



在深冬第一缕阳光照在骸的带伤痕的脸上的时候更之前.

骸没跟任何人说发生什么事,彭哥列召开守护者紧急会议.龙套王山本武看着骸脸上的伤痕不以为言的笑着你是不是又去玩有趣的游戏了啊哈哈哈旁边的狱寺狠狠一蹬然后烧了条小烟花悄悄的插在山本的裤头上一边忙在安抚那很不容易死过翻生的无能废物十代目的,大概那位[尊敬]的首领除了表示同情什么的再也找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REBORN狠狠的敲了他的那如考焦饼干一样的头壳然后看着爆了花的山本屁股还在哈哈笑的手摸后脑光着屁股的拉着狱寺逃离现场,了平大哥今日依然极限的看着这极限的情节然后极限的报道了下找了个极限的理由极限的离开了会议室,说是为了[极限]而请假的极限精神是无比极限的.蓝波更加不需要来,据说他昨天晚上被REBORN拉入卧室进行[思想的教育]顺便进行[身体的批斗]导致现在下不了床.极限上云雀消失对他们来说也以为和以往一样孤高的云到处飘,其实没人知道这次骸把风筝的线扯断了.

[我现在要离开彭哥列.]闹剧完了骸马上展开另外一场更精彩的闹剧.

[可是你留在这里云雀才有机会回来啊]REBORN小婴儿现在已经变的更加老成,他大概看出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了.在首领刚想发话时更大力的敲下去.废柴纲只想快点收工回去拿自己难得换回来的小命陪陪的亲亲老婆京子,他只觉得自己命运坎坷只是想混混着毕业混混着暗恋自己喜欢的可爱女生罢了为什么被人逼成了首领还逼着决定着一切.简直就是玩弄人生啊如果可以穿越回古代一定要和中国的朱元璋先生握握手同病相怜.

[.........这次是不可能了]摸摸脸上的伤痕,他看看眼前的[猎物],对比起来自己更狼狈的简直是[已经被猎完拔光毛烤了吃光了的剩下的骨头渣]的惨烈状况.REBORN大概可以理解到,于是拍拍他肩膀说了句你自己执生拉于是很像某个冷笑话一样的狮子大王召集各种动物到前聚会然后在到齐人后狮子大王宣布散会!!一样的散BAND走人.

犬和96等人因为麻烦问题被继续丢彭哥列[实质上对他们来说这个地方才是安全的]

自己一个去了八千里寻夫[?]记.

可是不用寻的太寂寞.应该说根本不需要寻,在他准备打包的时候被人当包一样拐了几拐然后在喷血的时候嘴巴被塞进了一颗人参糖.

[好吃吗]云雀笑笑舔了下骸嘴角的血丝,混和着人参味道的甜蜜毒药果然是自己的最爱.

然后在骸在准备假惺惺的准备哦呀哦呀的时候他再次一记打下,笑着说:

[替我咬杀吗,果然是一毒治一毒啊.]

看着骸放大的眼睛.他咬住字句认真的说:

[我都知道了.]

因为自己的大意,他那几日失踪研究才发现,骸所杀的,是埋藏多年的内奸.他觉得自己其实很愚蠢,这样的问题其实只要跟他说一下他马上就施与行动.他讨厌六道骸但很信任他甚至比任何人都信任.


我爱敌人,我的爱就是敌人.


[KUHUHUHU,喜欢吗,我在准备等待你又变强呢]

[然后呢?]

[然后嘛...]

[然后让我带你走.]

云雀搭上骸的脖子.继续不给骸说话的权利的道.

[很早之前就想这样做了.]

对上骸的眼睛 ,一红一蓝的吸人心魄的美丽眼睛,不真实的落下的透明的水滴.

那是,十年的期盼的份量.

==================================================
最后的最后,在某一个新开始的初春清晨,骸在白白柔软的床上悄悄的下地穿上鞋子,然后打开落地玻璃的窗帘.阳光投射着的漫反射让刚睁开眼睛的云雀看的不像真实.

[...你真像蝴蝶。]茫然下的云雀由衷的说到。

[KUHUHUHU..我就是蝴蝶哦]一个爱上一只名叫云雀的鸟,忘记了进吃花蜜带着蓝色骸骨斑纹的凤尾碟,明知扑过去对方会咬死自己也带着美丽的翅膀飞去.

[你不如说是凤梨吧]云雀抱着枕头笑着看

[你知道吗?其实毒品也是药,只要放在他所归属的位置,他就是那病症的唯一效用。]

[是啊.然后你要带着这样的良药毒害全世界的人吗]

[当然不,不过我会在阻碍我的人要杀掉后都给塞进嘴巴一颗人参糖,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死的甜]

[哦呀,就这样不好玩,应该把糖割成鳞片后拿糖一点点的割那人最疼痛但不致死的地方,一点点的割下来凌迟]

[骸,你真的疯了。]云雀笑笑,终于的,他扯了扯骸的发辫,拉下他的身子,递上唇。

[恩,我们疯了。]骸开心的接上,搂着云雀的肩膀。

不放手, 我们都不肯放手。永远也不会放开。

全部到手。

云雀笑着拉起骸的手,这个游戏我们都赢了。


两位王者的君临天下游戏。


FIN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HIT
[NEXT HIT 18691]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標題


名前:karada/耽
同人向。外加万年老字号杂牌兵一枚
什么都会皮毛什么都不精的那只草稿垃圾就是我
唯一精对骸云的爱了.阿耽她穷了准备毕业了精神病了所有新刊工事它变阑尾楼了.
老子就是爱骸云骸ONLY!老子就算亏死被喷死被踩死也是骸云骸!

总之骸和雲雀能在一起就OK!!!!!。
どりかくむくとひば一绪てもいい!!!!!!。

点开取得benner /要连的同志一定要和我打招呼 我一定会交换连接的=3=


+EVENT+


2010.02.20 台湾CWT FF15 C05
2010.02.21 香港CW29 H6 Carries.冼舫絪
2010.03.21 日本HURU COMIC CITY ニ46b委托
2010.03. 上海CP6


OFFLINE(通贩物所在地)↓
通贩受付中

其他。

comic:
目前雲骸雲ONLY中

game OR TV:
[道林格雷的肖像] 
[DEVIL MAY CRY/DVD]
[supernature=スーパーナチュラル/SDS]
「ウサビッチ=监狱兔/全员」

任务。


云吞2 7P
欲望少年插图7P
小雨点的骸云插1P
毕业作业插图15P
其他唔知唔敢唔想唔要
參與:
吞雲吐霧
日誌分類
那個加盟
六道菠蘿x鋼拐麻雀

吞雲吐霧

6918ONLY场

骸云生日慶典

6918 Sakura Addiction 世界联盟

廢柴同盟

不健康敗家仔
留言板
每月存量
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